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

4 12月 by admin

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

  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   一

  公交车“皮——”的一声刹住了车,停下了。马本科提着行李箱走下车来,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村野里的空气。那么的清新、令人心旷神怡。眼前的无边的桃林,姹紫嫣红盛开的桃花,散发出沁人心脾的花香。成群结队的蜜蜂,嗡嗡嘤嘤,忙着采花酿蜜,蓝天白云下的桃林,掩映着秀丽的村庄——桃园村。

  啊!仙境一样的桃园村,我回来了。马本科这次来了就不走了,这里将是我一个永久的家。

  马本科是省农大在读的研究生,去年学院组织的一次春季乡下农事调研,使他和桃园村结下了不解之缘。大学毕业后,考上了大学生村官,在他的迫切要求下,分配到桃园村任副村长。上午F县委宣布了这批大学生,到各村任职名单,晚上有一个欢送会,明天由各乡镇接去任职。会议一结束,马本科决定不再参加晚上的欢送会,他带着自己的行李箱,匆匆赶到汽车站,搭上了开往樊楼镇的班车,直接在桃园村下了车。

  他拉着行李箱,顺着水泥村道,向村中走去。道两旁的一草一木是那么的亲切、那么的熟悉······

  那是在去年的这个时节。马本科随本班的同学,春游到了这片桃林。在城里长大的马本科,第一次到这麽边远的农村,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片的桃林,第一次目睹了这么鲜艳美丽的桃花,他醉了,他沉醉在这仙境一样的画卷中,在学校里,不常见的三个关键词,频率超高的在脑海里闪现;桃花、仙境、世外桃源······

  他游弋在桃花丛中,前面几棵桃花开得好鲜艳、好美丽,嫣红嫣红的,花朵儿又大,一簇一簇、一疙瘩一疙瘩的,好像众桃花仙子,拥簇降临人间。桃花甜蜜蜜的清香,令他如痴如醉。他伸手攀下一枝花儿最盛的桃枝,拉到鼻子跟前,想和桃花仙子零距离亲密接触,就听“嗡”的一声,他万万想不到,一场灾难几乎使他无法承受。那枝桃花上五六只采花的蜜蜂,突然间向他发起攻击。他连忙用手扑打,哪承想越打越多,马本科自长这么大,哪里受过这份苦难,痛的他拼命地呼喊救命。

  就在这危难的时刻,一个姑娘头顶一块火红的旗帜,向他跑来,将他罩在红旗下,将他引出蜂群的攻击,又把他带到一处幽静的农家小院,给他搬了个小板凳让他坐下,姑娘坐在他前面的木椅子上,让马本科趴在自己的腿上,用一个小镊子,在马本科的头上、脸上、脖子上,给他取出三十八根蜂针。马本科痛的切牙扭嘴,不停地“哎吆、哎吆”地呻吟。

  拔完了蜂针,姑娘又从药箱里拿出一瓶药水,给他受伤的地方轻轻地擦拭。渐渐地他头上的疼痛减轻了。马本科止住了呻吟,抬起泪汪汪的眼睛看着姑娘;谢谢你,姐姐。要不是你救了我,我命休也!

  姑娘噗哧笑了;不像你想像的那么严重,不过,要是身上残留过多的蜂毒,还得真的住院治疗。现在看来问题不是太严重,勤上上药水,吃吃解药,三五天就痊愈了。不过,第一次给蜜蜂蛰,别说这么多处,就是一二处,也有点让人受不了。你不愧是个男子汉,够爷们的 。你是那里的,进桃园的时候,你没听管理人员讲解注意事项吗?

  听了姑娘的夸奖,马本科有点不好意思了,迅速地擦掉眼眶里的泪水,强做出笑脸说;我是省城里的,农大的学生,叫马本科,一进桃园,同学们在那听讲解,我长这么大,从来没见过这么多、这么好、这么鲜艳水灵的花儿,心里太着急了,就一个人先跑出来了,我想管理人员无非是讲些光许看,不许折花之类的话。这一点,我是不用安排的。姑娘,你救了我,还没有问你叫什么名字?

  姑娘嫣然一笑,那么俊、那么美、那么的柔情。水灵灵的大眼睛,闪着羞涩的光芒,看了看马本科被蜜蜂蛰肿的脸;我叫桃花,这里就是我的家。

  啊!姐姐,你的这个名字真好听。你人也像你的名字一样美。你住的地方真是神仙住的地方。

  桃花白皙的俊脸,立刻泛起了羞涩的红晕。恬腆地说;瞎说!我看你这一会儿又不疼了。说着,站了起来,走进屋里,打开当门的朱红橱柜,拿出一瓶蜜状的液体,递到马本科手里。

  这是用蜂蜜调制的解蜂毒的药,一天三次,每次一汤匙。蜜蜂轻易不蛰人,当它认为受到攻击的时候,它会拼死抵抗,蛰人之后,它把赖以生存的蜂针留在“敌人”体内,自己也走到了生命的尽头。其实,蜜蜂是我们人类最好的朋友,它不光为我们提供了营养极高的蜂蜜,还为我们提供了大量义务的劳工。给千千万万朵桃花授粉,使桃树每年结出更多更好的桃子。因此,请你原谅这些勤奋尽职的小生灵,因为误会而伤害了你,我在这里代表蜜蜂们像你道歉,并请求你,原谅他们吧!

  小蜜蜂向我发起攻击,给我造成了极大的痛苦,他们也丧失了生命,我们这是两败俱伤,但要真是追查责任,我是应该负全责的,因为我虽然是无意,可是,我是制造这场灾难的罪魁祸首,这件事和你有什么关系呢?你干嘛替他们求情,又替他们道歉呢!

  我忘了告诉你了,这片桃林是我家的,咱们国家不是有个物权法吗?我是这片桃林的主人,你到这里来,被蜜蜂蛰住,就像有客人在我家门口过,被我家喂的宠物小狗咬着了,我要替他包骨养伤的。

  可是,我并不知道是你家的桃林!再说,那也不是你家养的蜜蜂,那是些野蜂,它们到这里采蜜,就像我到这里看桃花一样,我们都是入侵者,我和蜜蜂之间的恩恩怨怨,无论怎么说,都不会算到你头上的,就像羊毛安不到猪身上一样。

  嘻嘻!你这个洋学生,你们识文断字的人都是这样说话呀!骂人都不带一个脏字儿的,我长的那么丑吗?羊毛怎么会安到我这个猪身上呢!你是羊我是猪吗?

  嗯啊!啊!对不起呀,姐姐,我真是无心的,我怎么敢?又怎么能把你比喻成猪呢?

  给你开玩笑的,分散一下你的注意力,你的疼痛可能就要减轻一些,话虽如此,但我不能因为你不知道,就装没事人!人没有诚信怎么能在世上立足?就是不是我家的桃林,你千里遥远的到这里,举目无亲,我作为当地人,又怎能见死不救?你现在被蜜蜂蛰了几十针,伤势虽然说不是那么十分的严重,可是也绝不能掉以轻心,处理不好,会出大问题的,如果处理得当,过几天就会没事了,你若是不嫌我这穷家破院,就踏踏实实地住在我家养伤,伤痊愈,再回你的省城。

  那怎么好意思,这都够麻烦你的了。不光让你耽误时间为我疗伤,又免费赠送给我解药。

  你尽管放宽心在这里养伤好了。

  你真是个善良的姑娘。你的心灵比你美丽的面容更美丽。恭敬不如从命,马本科打扰姐姐了。

  二

  桃花是桃园村,老村长陈元的独生女。高中毕业后,到邻省一家私营水果加工厂打工。这家水果加工厂,主要加工桃、梨、苹果罐头。其中桃罐头的原料30%来自桃园村。

  桃园村地处黄河故道,一千多年前,黄河从遥远的天际,负载着金色的黄土滚滚而来,造就了大面积的沙质土壤,这种沙质土壤,非常适合桃树的栽培,生活在这个地方的人,因地制宜,培育了桃园,带领子孙,世世代代在这块宝地上繁衍生息,村子也以桃园而得名。桃园村民有悠久丰富的桃树栽植管理经验,收获的桃子,不但个大、色艳,而且酸甜适中、味美可口。全村五百亩桃园,80%是一样的品种。几十年来,就自然而然的形成了规模化、集约化的生产,很受采购商的欢迎。

  桃子好吃,但桃子有它本身致命是弱点;她是一种娇嫩的水果,就像一个没经过风雨的大家闺秀。成熟期集中、不耐储存、更不耐运输。特别前几年保鲜技术滞后,设备短缺的情况下,存放和长途运输死死地卡住了桃园村的桃子生产脖子。哪年桃子的产量越高,价钱越低,这几乎成了不可改变的规律。特别是和罐头厂签订了购销合同后,全村的桃树的品种,几乎清一色的改成可做罐头的黄桃。

  桃花在罐头厂打工,有文化知识,又好学上进,由普工升为技术员,又升任为车间主任。谁知表达对好友的情感好景不长,经济危机的大潮,把这个罐头厂击得支离破碎。产品滞销,库存挤压,加工厂停止了桃子的收购加工。

  村民的桃子烂在树上、烂在了桃筐里,倒进了猪圈、羊圈。

  本来蜜甜喷香的桃子,成了一堆堆一钱不值的臭烘烘的垃圾,引来了遮天蔽日的苍蝇。

  村民们找罐头厂理论,罐头厂已经山穷水尽,唯一的流动资产,露天存放的几十万只空罐头瓶子。

  村民们的心在滴血!

  桃花对老村长说;爹,这样下去不行啊!得想想办法!

  村民也用祈求的眼神看着老村长;村长,你得快点拿出主意,时间不等人,再过十天半月,咱们村就死挺了。全村三百多口人都得去喝西北风。你,

  老村长急的干转圈子;火都上房了,我还能拿出什么办法?

  正在这时,二驴子开着大三轮,装着满满一车桃树干、树枝。树枝上带着墨绿的桃叶,通红的桃子。二驴子将三轮车停在桃花家门口,两眼像要喷出火来,牙要得咯嘣嘣地响;村长,咱找那个丧尽天良罐头厂老板去。今天我去,非得撕出他的个爪来,我要不把这事整明白,我都不活着回来!

  对!找那个黑心狼去,咱们活不成,也叫他过不好!走,家走开三轮车去,乱子该闹气该生,打掉头用扇子扇,咱们豁出去了。

  二驴子的举动,一下子把村民的火点燃了。不少人转身这就要回家开三轮车,准备和二驴子一起去大闹罐头厂。

  老少爷们,听我说句话行不行?

  村民们站住了,看着老村长。

  老村长说,大家不止一次去过罐头厂,咱们也都到银行查了他罐头厂的家底,他现在吊蛋精光,咱们就是拿刀照老板身上刺上三刀,怕也放不出四两血来。对于这件事,咱们大家的心情都是一样的,可是,大家实际地想一想,咱们几百口子都拥他的厂子,除了耽误咱们的宝贵时间,还能解决多少问题呢?

  大家沉默了。

  各位大爷、大叔唐诗宋词三百首解析txt、大哥,桃花说;眼前的局面大家很清楚,现在我们和罐头厂都走进了一个死胡同,二驴子哥哥,恼的把桃树都砍了。你想想,咱理料桃园容易吗,它不是种一季子麦,一季子玉米,桃树五六年才正式挂果,现在更新的桃树刚好七年,像拉吧孩子一样,正是年轻出力干活的时候,二驴子哥哥,你一锨粪、一瓢水把它们栽培成才,三下五除二的把他们砍掉了,你不心疼?现在大家都像二驴子哥哥把桃树砍了,再想理料这么大的桃园,恐怕就难了。

  二驴子听了,扑通一声坐在地上,像个娘们,呜呜呜地哭起来。边哭边说,俺一家三口,总共只有这五亩桃园,我砍桃树就像砍我自己的命一样。可是买化肥已经借人家一千元了,俺儿上中学还得要钱,全家一年的生活全指着这五亩桃园,要是今年这样,明年还是这样,我全家可咋着活呀!呜呜呜······

  二驴子哥哥,别哭了。各位长辈,我到想起一个法子,这也是没有法子的法子,可以暂缓眼前的危机。

  听了桃花的话,大家伙就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,猛地一下子提起了精神。大家不约而同地说;桃花,快说说,你有什么好法子?只要能保住咱们的桃子不能烂掉,就有办法渡过难关。

  我想,罐头厂现在是收货没有钱,咱们就是赊给他他也不敢要,别说他们开加工的工资,就是买辅料和电费他们也支付不起。厂内仅存的有八十万罐头瓶。我想,咱把那些罐头瓶弄回来,咱算赊他的也好,借他的也好,反正他现在放在那里闲着也是闲着。正好能解决咱村现有桃子的加工。咱们只要把桃子做成了罐头,桃子就不会坏了,咱们就赢得了时间,如何处理,以后再想办法。眼前的燃眉之急不就过去了吗?

  这可是目前极好的解决的办法。桃花的意见得到大家的赞同。

  可是,桃花,咱们怎么加工罐头?听了女儿的话,老村长疑惑地问女儿。

  我在罐头厂干了这么多年,当过技术员,也当过车间主任,我已掌握了全套加工技术,先用咱家的桃子办个学习班,教会大家,咱们各家加工各家的题目不限六百字,请亲戚,求朋友来给帮个忙,三五天就能把咱村的桃子加工完。其实加工艺很简单,将桃子去皮、去核,称重后装瓶,然后加满用水调好的辅料,拧紧盖子,用咱们家做饭的大锅蒸成真空,就是成品罐头。

  嗯,不错。是个招!

  这样真的能把咱们的桃子保住了。

  老村长说;咱们马上开个村民大会,征求一下大家的意见,如果大家同意,咱们立即着手操办。

  三

  桃花的一个主意,一下子救了全村的人。家家都成了小型桃罐头加工厂,桃园村民的三亲六友,邻村的乡亲,纷纷前来帮忙,一时间,桃园村仿佛成了工业园区,机器轰鸣、人声鼎沸。短短的十天时间,桃园村完成了二百万鲜桃的加工任务。大家悬着的心才稍稍的松弛下来。

  随着生态旅游景点的开通,每年三月,桃园村成了人们春游的热点。这确实给村民们带来了很大的惊喜和实惠。可是,作为桃园村的硬件——主打产品,桃子的销路,依然是一个不容乐观的问题。那年“烂桃”事件,桃花和村民们采用因陋就简,化整为零的加工和经营方式,使桃园村躲避了一场灭顶之灾。村民们土法加工的桃罐头,除了放进少量的白糖,没加任何添加剂,是农家自产自销的纯天然食品。食用很是可口。很受人们的欢迎。没过多长时间,家家生产的罐头都卖完了。尽管卖价比大牌同类桃罐头低了一半,但村民们还是大赚了一笔,较往年收入增加了一倍。这使不少人欣喜若狂,好像在困苦中,拣到一把打开通往致富大门的钥匙。一颗甜桃吃馋了嘴。第二年,二驴子他们干脆买了小锅炉,开起了家庭罐头作坊。

  烂桃那年家家户户应急生产的罐头,市民和周边的百姓,一来看中价格需求,更重要的是为了献一份爱心。所生产的罐头,畅销无阻。如今二驴子他们以盈利为目的的加工,参差不齐的工艺水平,各种不一样的经营理念。生产出来的产品也长短不一。毕竟这是山寨版的三无产品,在不少环节存在着安全隐患。作为一种正式商品在市场流通,受到人们的质疑。

  三猴子家的作坊,为了卖高价,仿制了一家大厂商标,被工商局查封罚款。三猴子的媳妇跑到桃花家又哭又闹,说这都是桃花惹的祸。

  一时间,桃花由桃花村的功臣,一下子又成了被受到处罚几家的罪人。

  桃花心中很苦恼,三猴子的媳妇的哭闹,真是狗咬吕洞宾。但桃子的生产销售,是全村人生活的重要来源。一年被蛇咬十年怕井绳,大家是被烂桃事件吓怕了。依靠自己的能力寻求自救的道路是没有错的。可是,作为祖祖辈辈脸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,受知识、技术、财力的制约,要和当代市场同步接轨,的确存在不少的困难和差距。

  那年“人民战争”加工桃罐头,桃花因为突出的贡献,被提拔为村青年书记、妇联主任、村长助理。是下届村干部选举,群众心目中当然村长的不二人选。桃花一直在苦苦思索,能否引进一家投资者,村里提供地皮,投资者出资厂房、设备,村民们以桃子入股,和投资者风险共担,利润分成。这样,既保住了产品质量,又保住了村民们的利益。她的设想得到了村委会,全体村民的赞同。可是,到哪里去找这样的投资人呢?

  眼看着又一个桃子的收获季节到来了,“投资建厂,就地加工”,美好设想,仍然是一个心中的蓝图、一个美好的梦想。村民们原先爱称桃花为“桃仙子”。现在一些人干脆戏称她为“桃梦仙”。

  对于人们给她起的外号,桃花一笑置之。

  娘听了却很生气,嘟嘟囔囔的抱怨;你说你,一个女孩儿家家的,当什么村干部,还做梦引进大款办大加工厂,我看你是想一出是一出,也不怕人家笑掉牙,你没听见人家给你起外号,不叫你桃花,叫你桃梦。你这样下去,像个神经病,彺底我看谁还敢娶你!

  娘,那不正好吗?我要是出门子走了,娘不是孤单了吗?我一辈子都不走了,就在家里陪着娘!

  那个要你陪?你想当家姑老?恋咱家的肥锅台?滚、滚、滚,赶明天,叫你爹,给你找个两条腿的男人,拥出门去。你说说你那个爹,整天死在个村里,心里还有没有这个家?我看你爷俩是一个头魂掐两轱辘截的。你爹身上的优点你没学着,这一点学的一点渣都不剩······

  老太太一打开抱怨的闸门,一肚子怨水没完没了的向外流淌。

  桃花把一杯蜂蜜茶,递到老太太手里;娘,你老人家抱怨渴了吧?喝口水,润润喉咙,歇歇、喘口气,好有劲接着抱怨。

  我给你老人家说,有一句话叫你说中了,我还真恋咱家的肥锅台,不走了。但是,不是当家姑老,我要给你招个上门女婿!

  老太太裂开掉了牙的嘴,笑了。她接过桃花递过来的蜜水,喝了一口,闺女给的水,真好喝,蜜甜蜜甜的,一直甜到心窝窝里。

  闺女的话,她信。

  四

  人们说,有缘千里来相会,这句话还真在桃花身上应验了。

  正当桃花为办联合桃子加工厂,茶不思饭不想、一筹莫展之际,有人给她送来了一把钥匙。一把打开通往梦想之门金灿灿的钥匙。而且,事先一点征兆都没有。给她送来钥匙之人,竟是一位知识渊博的帅哥———马本科!

  调研春游的马本科,随大学里的同学,来到全省著名的桃花源——古黄河畔的桃园村,意外的被蜜蜂蛰伤,巧遇桃花,美女救难,不光为他治疗好了外伤,而且使他开启了情窦之门,溺沉于爱河之水。

  一个二十四岁的大学生,艳遇桃花、天地巧合之作,竟使他不能自以、如痴如醉,大有相见恨晚之感。要说像他这个年龄,若用“情窦初开”包装形容这位帅哥,未免有点言不由衷或词不达意。从内心讲,自高中、到大学,花团锦簇的美女,不仅曾经把他包围,而且不止一人向他示爱。可是不知怎地,这位才高八斗、家境优越的帅哥,就像蜂群里的蜂王,对忙忙碌碌、进进出出围在自己身边,采花的蜜蜂视而不见,或者说他一味顾及自己的学业而无法分心。这次艳遇桃花,竟一见钟情。

  桃花看着马本科,一本正经的问,你这多大了?开口就管人家叫姐姐。

  马本科掏出自己的身份证,递给桃花。桃花结果身份证,用俏眼一扫,瞬即把身份证扔回马本科的手里,吐了吐舌头,用手在自己的脸上轻轻的划了两下,哟——哟,丢不丢人,这么大皇子,让我下缩,还管人家叫姐姐!

  马本科一愣,一下子小白脸变得通红通红的,吭哧了半天说,我想,应该叫你姐姐······

  嘻嘻嘻······真有意思,什么是应该呀?桃花说着,走到柜橱前面,拉开抽屉,拿过自己的身份证,递到马本科手里,理直气壮地说,是大是小,自己看去!

  马本科仔仔细细的看了桃花的身份证,哦!这小妮子一惊一乍的,二人是同龄人,马本科是2月28日的生日,桃花是3月3日的生日,仅仅只比大她了三天。口里喃喃地说,咱俩原来是一般大的······

  谁跟你是一边大的?还是个研究生呢?两个洋字码子都没有研究明白?

  那不是大三天吗?

  别说是大三天,就是大一天,那也是大,你知道,三天是个什么概念吗?烂桃的那年,我们村搞罐头加工,如果晚三天,我们村里不知道要有多少人要拉要饭棍!

  我不管你是大是小,反正我就是要喊你姐姐,姐姐,姐姐!姐姐并不只仅仅说明年龄,她更重要的是,说明姐姐在弟弟心目中的分量,弟弟对姐姐的尊重和爱戴。不管你愿意不愿意,我这一辈子就叫你姐姐了。马本科像小孩子一样撒娇耍赖。

  桃花用她柔软的巧手,抚摸了一下马本科的头和脸庞,温柔地说,还痛得厉害吗?

  都五六天了,早已不痛了。我想在你家多住几天。

  欢迎,欢迎!我求之不得,只要你愿意,想住多久就住多久。

  这几天,我了解了你和你们村的前前后后,我深深地感觉到;你不是人!!

  桃花的脸腾地红了,惊诧地看着眼前的马本科,她大惑不解,这个帅哥,这个城里人,这个大学生,谦谦君子,刚刚说话甜甜蜜蜜,怎么翻脸比翻书都快,突然爆粗口,张嘴就骂人呢?

  看着桃花的窘态,马本科低垂着眼帘,鼓足十二分的勇气,大声喊道;你是神!你是我心中的桃花仙子!你是女神!!我爱你!!!

  马本科呼出自己的心声,扑到桃花的怀里,就像孩子投入母亲的怀抱。他闭着眼睛,他没有勇气验证自己出格的冲动,能否得到桃花的认可,但他本能地感觉到,桃花柔软的酮体在颤抖,他能听到桃花那棵少女的心在嘭嘭地剧烈跳动······

  太阳和月亮拧了一个扣,在这仙境般的桃源里,两颗年轻的心,紧密地贴在一起,他们将尽合二人之力,荡起生活的双桨,为追求梦想远航······

  初恋是甜蜜的、幸福的,是无法用语言淋漓尽致表述出来的。但,共同的兴趣,共同的志向,共同的追求。共同的梦想,为绽开的爱情之花,注入了永不枯竭的甘露琼浆。

  当马本科听到在“烂桃”之年,桃花用十天的时间,组织村民们在烂桃来临之际,力挽狂澜,挽回了二百多万元的损失。安定了民心,避免了骚乱、稳定了全村三百多口人的生活。令他对自己心目中的女神,佩服得五体投地。

  听了桃花下一步联合办厂的规划,更是对她刮目相看。这样的胆量、这样的思维,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吗?可是,桃花一个农村的女孩家,一个高中生,她做到了。而且那么完美、那么漂亮。

  这是一个有胆识的女人!

  一个有追求的女人!

  一个有情有义的女人!

  一个值得信赖的女人!

  一个能成就大事的女人!

  能和这样的女人结成伴侣,那是自己的造化,是做男人的骄傲,是终生的幸福。不管怎样,他决心把自己的心里话说出来。一定要锲而不舍的对她实行粘胶式的追求。他要利用自己现有的有利条件,帮助她实现她梦寐以求的愿望,办起合资水果加工厂,组建“农民桃业合作社”。

  马本科告诉桃花,他是农大果林系的,学的就是林果栽培、改良,和储存,加工,他非常赞成桃花的做法和下一步的打算。他告诉桃花,他的大姨夫在广州,是个富商,做水果加工营销生意,他回去动员姨夫来这里投资建厂。他在这里想多住几天,进一步考查桃子生产加工项目的可行性。他要写出一份有分量的《桃园村桃子生产、加工、营销可行性分析报告》。为他姨夫来桃园村投资建厂,提供理论依据。同时也作为他大学毕业论文。

  五

  马本科将行李箱放在路旁,信步向被蜜蜂蛰过的哪行桃树走去。时隔一年,故地重游,他不会忘记这个大媒人——那行娇媚可人红艳艳的“五月鲜”桃树。

  桃花还是那么艳。

  蜜蜂还是那么忙。

  去年此地、此情、此景历历在目。繁花丛中,蜜蜂往来穿梭,透过繁忙的采花蜂,他仿佛看到令他朝思暮想,桃花可爱的笑脸。去年一个个精彩的瞬间,在眼前一一展现。马本科笑了,心里是那么的甜。

  突然,眼前一黑,马本科给人从背后蒙住了双眼。

  那柔滑的手指、那吹气如兰的娇喘,那传输到他那胸中,令他震撼少女嘭嘭的心跳······

  是她,是她!她的桃花!心中的女神!马本科猛地转过身来,一把把桃花紧紧地搂在怀里,送去一个长长的热吻········

  本科,你来咋不打个招呼?

  没打招呼你都迎到这里了,要是打了招呼,你还不迎到F县!

  我也是刚刚从那边转过来,远远的看到像你,就你,悄悄地转过来,来到家门口了,不先进家看看我,先来看这几棵桃树,对于你这种重花轻人的思想,我想用吓你一跳的法子,略示薄惩,没想到人家刚开始下手,就被你俘虏了。

  嘻嘻嘻······

  桃花笑着,还给了马本科一个甜甜的吻。

  村长大人,你再加注柔情蜜意,我可把持不住了,真的要欲飘欲仙了。马本科抚摸着桃花的俏脸,大村长,咱们的加工厂建的怎么样啦?

  加工厂的土建都已完成,前天,两条流水生产线的设备也已经运到。明天咱姨夫那边派来的技术员就到了。看来,桃子收获前,完成试车完全有把握。怎么样,你到桃园村来任职,上级批下来了吗?

  由姐姐你出头,县长哪能不给面子。

  报告村长!副村长马本科前来报到!这是我的任命书。请指示!

  马本科从衣袋里掏出,盖着F县人们政府大印的任命书,双手递到桃花手里。学着军人的样子,叭!一个立正,规规矩矩站到桃花面前。

  桃花接过任命书扫了一眼,心里乐开了花。但马上把俊脸一绷,打着官腔命令;你马上进驻果品加工厂,好好休息吃饭,准备参加明天召开的扩大村委会。

  ESR!

  马本科学着电影里港督的样子,啪的又一个立正。

  保证完成任务!属下还有下情回禀!

  讲——!桃花说着,笑弯了腰。好了,好了,别出洋相了。快点回家休息吧,今晚我给你做一顿你最爱吃的饭 。

  两人慢悠悠地往回走着,肩并着肩,步挨着步,谁连四指都不肯超前,连半寸谁也不甘落后。就像在桃花丛中悠悠飘逸的两朵云·····

  辛劳一天的太阳,就要下山了,她要把余下美好的空间,留给月亮妹妹。春日的余晖,织绘了一幅巨大的七彩筹绸锦,装饰着山、装饰着河、装饰着万里沃野,装饰着这桃花盛开的地方。一对年轻人,两颗火热的心,融进这仙境般的画卷中。

  啊!桃花盛开的地方,景美、人美、壮丽的事业更美·····

  马本科相拥着桃花,沐浴着彩霞,飘逸在桃林之中,他在桃花耳边幸福地,轻轻吟唱——

  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,

  是我可爱的家乡,

  那里有人间仙境,

  还有美丽的姑娘。

  我愿永久生活在这桃园里,

  享受人间天堂······

  致海崖文学网,影子老师,广大网友老师;

  我是土生土长苏北黄河故道边的农民,和媳妇一起耕种几亩承包地。因为喜爱文学,阴天下雨,闲暇无事,就瞎写乱画几句。但从不敢拿出来示人,感谢海崖文学网,影子老师,给我提供了这样一个大的平台,把我的习作,和网友老师们一起分享,神宫衷心的恳求网友老师,对我的习作,批改斧正,神宫将感谢不尽,再此谢过。 神宫

    上一篇

    下一篇

猜你喜欢

闯进了葬士窝?石昊相当的震惊,莫名就陷入了这种绝地中,这不是什么善土,一个弄不好就要死在这里。因为,葬士太神秘了,跟他完全不是一

2019-12-03

面前看着安全的草地,有着无数珍宝,但也同时隐藏的无数危机。王小明很快就领悟到这块草地的危险了。就在王小明进入草地不久之后,原本脚下柔软的草地,突然变欢喜

2019-12-03

“李峰,你闯大祸了,你知道苏阳是谁吗?”雨轩楼门口,胡媛媛有些恼怒的对李峰说道:“他是天海大学教授,在天海市没人敢对他如此无礼,你这是给公司找麻烦。”“放心,一个为老不尊的老家伙而已,能玩出什么花样来?”李峰毫不在意的说道:有那方面的小说看吗“一个智能芯片,还真当它宝贝了,不知老家伙哪来的自信。”“你知道什么,苏老研究的智能芯片是世界上最先进的,就是国外的也比不上,我们如果能拿到这智能芯片,

2019-12-03

虽然他知道,一旦她完成了她的洗牌,或许他的价值也就失去了,他将会从她的身边消失,能否有个好的去处,他都无法肯定。但是,对于她的帮助,他却不得不去做,而且要做到最好,让她能成功战胜对手。他也不得不

2019-12-03

众人看到这一幕,全都是淡淡一笑,神色轻松。“嘿嘿,你们说等会何慧,会怎么羞辱他们?”“这我哪知道啊,不过我感觉,最起码也要打

2019-12-0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