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思美人》经典语录

8 12月 by admin

《思美人》经典语录

  有时候,不要把世界看得太孤单了,正如你总在想念某些人,也总会有某些人在一直想念你。

  ——安东尼《给不二的情书》

  次日大早,凤九揉着额角从庆云殿的寝殿踱步出来,手里还握着件男子的紫色长袍,抖开来迷迷糊糊地问团子:“这是个什么玩意儿?”

  团子正坐在院中的紫藤架下同他的一双爹娘共进早膳,闻言咬着勺子打量许久,右手的小拳头猛地往左手里一敲,恍然大悟地道:“那是东华哥哥的外衣嘛!”

  他爹夜华君提着竹筷的右手顿了顿,挑眉道:“我小的时候,唤东华一声叔叔。”

  团子张大嘴,又合上,垂着头一根手指一根手指地掰着算辈分去了。

  ——唐七公子《三生三世枕上书》

  要过多少年,我们才能将激荡的感情收起,变得缄默从容,告别富于挑逗的美好,告别脆弱的精致,告别无用的敏感?不再会遇到风吹草动就草木皆兵,而是变得茁壮,哪怕形容春天美好的宋词被误认为是倔强。

  ——安意如《人生若只如初见》

  生活不是林黛玉,不会因为忧伤而风情万种。

  趁你不注意,我偷偷喝过你的饮料,

  趁你不注意,我偷偷用过你的牙刷,

  趁你不注意,我偷偷闻过你的外套,

  趁你不注意,我偷偷计划过一个只有你的未来。

  ——沈煜伦《爱是一种微妙的滋养》

  喜欢(137)

  你不知道的事:我经常趁你不注意往你皮夹里塞钱,无论你需要不需要,我有的都给你;我的银行卡密码是我们相遇的日期,从我们遇见那天开始,我的全部都给你;我的空间密码是你的名字;我的世界只欢迎你一个人;我在你书包里放了一把我家的备用钥匙;我其实非常希望你把这儿当成家的。

  ——沈煜伦《爱是一种微妙的滋养》

  特别特别喜欢你,所以特别害怕别人和我抢,做了一件特别龌蹉的事情,在班里四处散布你脑子有问题,大家都是新生,你话不多,又很少住校。那时候,很多人都相信了。但后来我发现脑子有问题的是我,谁会用这种极端的方式,发疯的去喜欢一个人呢?

  ——沈煜伦《爱是一种微妙的滋养》

  ”虽然你没礼貌,有时很倒胃口,偶尔做一些欠扁的事情,但那只是表面”

  《你是谁 – 学校2015》

  当我们习惯了,就习惯了,但是孩子不这么看,他们会发现问题,他们会觉得不正常,他们会质疑这些,他们会有新的想法。但是,我们不是,只是因为:习惯了。

  ——高铭《天才在左 疯子在右》

  十年一瞬如沧海

  谁人还逝藏海花

  ——南派三叔《藏海花》

  用我一生换你十年天真无邪

  若倾你一生,只得我十年天真,我愿用我一世无邪,换你百载浅笑无忧。

  ——南派三叔《盗墓笔记》

开学 日记300字

  名花不解语,无情也动人。

  世有解语花,凭谁解花语。

  世人皆叹解语花,不知为谁花解语。

  情切切良宵花解语,意绵绵静日玉生香。

  莫怨繁花不解语,世间已有解语花。

  花有解语戏无涯。

  菏泽为君雨为臣,嬉笑解忧解语花。

  解语为一人,一笑一倾城。

  世间未闻花解语,皆因不解其中意。

  ——南派三叔《盗墓笔记》

  人的成长往往发生在不经意的时候,我并不愿意变成现在这样,但是,有些时候自己的决定还是会让自己大吃一惊.我不以最深的城府去面对我所应该面对的一切,而他们却以最深的城府揣测我的一切.变化的不是自己,而是旁人的眼光。

  ——南派三叔《盗墓笔记》

  很多男人,并不是因为这样那样而被人记住,他被人记住,是因为他永远不会回来了。

  ——南派三叔《盗墓笔记》

  酒一杯,敬你张起灵无伤无泪,无爱无恨,无喜无悲,路过几坊烟火炊,无人陪。

  酒两杯,敬你小三爷十年憔悴,十年不悔,十年相追,长白山无故人味,两行泪。

  酒三杯,敬你解雨臣长发常垂,长安不愧,长歌为谁,对弈一场空败北,千般悔。

  酒四杯,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随笔敬你黑瞎子王者承欢,王耀河山,王归难安,墨影一袭被血染,天太寒。

  酒五杯,敬你吴三省白了鬓边,白了流年,白了谎言,西沙海底可流连,再不见。

  酒六杯,敬你潘子忠诚不悔,忠心一生,忠魂永垂,张家古楼歌嘹亮,不言悔。

  ——南派三叔《盗墓笔记》

  比鬼神更可怕的,是人心。

  ——南派三叔《盗墓笔记》

  有些面具戴得太久,就摘不下来了。

  ——南派三叔《盗墓笔记》

  你伤心的时候,可以大哭。但是我不能,我必须把眼泪往心里流

  ——宁致远《活色生香》

  “空气中是钱的味道。”

  ——柴静《穹顶之下》

  在什么情况下,我们才会因为发现了隔膜的存在而真正感到痛苦呢?当然是在我们内心非常在乎那个人、非常在乎彼此的关系的时候。

  ——周国平《爱与孤独》

    上一篇

    下一篇

猜你喜欢

漫长的黑暗中,裴缜做了个梦。梦里,易长晴跑来找他的麻烦。场景还是那个夜晚,落地玻璃和满是星光的旋转餐厅,那人穿着他那一身合适的西装,琥珀色的眸子透着冷漠而怨怼的寒意。“……为什么要说那种话。你凭什么跟长空那样说?!”易长晴当年之所以能在他身边忍他那么久,很大程度就是为了能有办法供他那个宝贝弟弟上学。每次

2019-12-05

沈朝红原本不想听秦冉冉说话的,但是,秦冉冉说的那番话,还是引起了她的注意。可等她听清玄幻小说女子服饰名称楚秦冉冉说的话的内容时,简直目瞪口呆。她觉得,疯的应该是秦冉冉才对。看着沈朝红满脸不可置信,还有眼睛看她象看神经病的模样。秦冉冉轻笑出声。“怎么?不信吗?不过,就算你不信,也没办法,我确实不是你的女儿。你女儿,在十二岁那年,被你疼爱的那位假

2019-12-05

“轰!”半空之中,一道身影突然出现,向着聂天猛好看搞笑都市完结小说然出手,浩荡的掌力绝杀落下,滚滚咆哮。“聂天小心!”突如其来的一幕,让尘悟卿等人猛然一愣,随即惊叫一声。聂天双瞳微微一缩,反应非常快,身影一动,狂退数百米,避开了绝杀之掌的正面,却还是被余威波及,身影被冲击得倒飞出去,重重砸在大殿之上的一颗巨大石柱之上。“噗!”聂天本来就受伤不轻,再加上强烈

2019-12-05

这一瞬间,李丽琴感动的快要哭出来。她拼命捂着嘴,努力不发出任何声音,然后从门缝里仔细看着,再多看一眼,再多看一眼——这样认真的儿子,她从来没有见过,就算只有这一次,她

2019-12-05

林佩珊咬着嘴唇,冰刀般的目光在叶承欢和赵雅琳之间割过,忽然甩开秀发,头也不回的离开这里。由于自己的出现,给叶承欢和林佩珊造成误会,而且她知道林佩珊从来不听人解释,想到这儿,赵雅琳深深懊恼:“对不起,都怪我,我不该……”叶承欢一

2019-12-0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