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 12月 by admin

  “等到过年了,你爹妈就从城里回来看你了。”这是壮壮奶奶经常说的一句话,壮壮一听听了七年,也等了七年。村外的槐树长到壮壮一人都抱不过来的宽度,到了年关,槐树落光了叶子,树枝上压着厚厚的一层雪。

  村子里的一家小木屋里,壮壮坐在火炉旁烤手取暖,他穿着厚重的棉袄,脸蛋被冻得紫红,一双大眼睛亮亮的。壮壮奶奶推门进来,带进了一阵冷风,火炉子的火快要熄灭了,壮壮又连忙添了些柴火。

  奶奶走进厨房打开火烧饭,壮壮望着她忙碌的背影忽然问道:“我爹娘为什史铁生书评么还不回来?”

  奶奶手中的动作不减,嘴里含糊的说了句:“快了,除夕夜吧。”

  “哦。”壮壮应了一声,垂下头,看不清他眼底的神色。奶奶每年都这么说,可是爹娘已经七年没有回来过了,壮壮每天放学都站在槐树地下远远的眺望,想看到城市的方向,可是他看到的除了山就是山顶上的云彩。

  壮壮的成绩不是班里最好的,但确实班里最努力的那个,家里只有他和奶奶相依为命,七年前壮壮爹娘丢下只有三岁的他去城市打工,从那时起他们就再也没回来过,而村里的人也越来越少了。

  年越来越近了,这天,壮壮奶奶下地干活,还没过多久便见迎面跑来一个人,临近了,壮壮奶奶才认出这人正是她家邻居赵三。赵三跑过来拉过壮壮奶奶:“大娘,不好了,你家壮壮在学校打人了!”

  “什么?”壮壮奶奶一惊,扔下锄头就跟赵三一路小跑到学校。学校的墙壁破旧,因为下雪潮湿的缘故屋顶上印了大块大块的水印。壮壮被班主任叫到了办公室,办公室就是一件小屋子,里面杂物很多,多的下不去脚。

  壮壮就站在一堆书旁,身上脸上都挂了彩,眼睛红红的,鼻涕快流到网恋男朋友让我拍胸给他嘴里了。再看看里面一个胖胖的男孩,身上脸上也挂了彩,不比壮壮好到哪去。

  壮壮奶奶一气之下拳头打在壮壮的肩上,怒骂道:“臭小子!我供你上学你还在这给我打架!不好好学习。你爹娘都走了,就咱俩了,你要有个什么事我可怎么办呐?”奶奶的声音有些哽咽。

  壮壮奶奶的力气不大,可壮壮还是被打的往后退了两步,赵三连忙拉住壮壮奶奶:“哎,大娘有话好好说,干嘛打孩子啊?”

  壮壮的班主任是一个和蔼的中年妇女,为壮壮两人处理了伤口后问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。她站起身拉着壮壮奶奶坐下,安慰道:“壮壮奶奶,这也不是什么大事,就是两个孩子闹矛盾了,大强说壮壮爹娘出远门了,一直没回来,壮壮可能是误以为大强说他爹娘不要他了,就跟大强打起来了。”

  “谁是大强?”壮壮奶奶一下子站了起开,浑浊的双眼上带着一抹怒意,“我家的事还轮不到外人管,这个大强的家人是怎么教他家孩子的?”

  大强的爸爸也在外地打工,说是在干大事,每个月都给家寄来一笔生活费,有了这笔生活费,大强一家也过得还算宽松。

  大强妈妈来了,给壮壮和壮壮奶奶赔礼道歉,壮壮奶奶看人家态度这么诚恳,这件事情也没再追究,就让他过去了。

  回家的路上,壮壮低着头一言不发,奶奶直接去了地里,壮壮回到家关上门,背对着门“哇”的一声哭了起来。

  “我看你爹妈就是不要你了,要不然为什么走了那么久都不回来呢?我挺同情你的,毕竟我可以和我妈每个月都去城里看我爸。”大强说。

  “我奶奶说我爹娘除夕就回来看我了!”壮壮反驳。

  “你奶奶哪年不是这么说的?你真傻,不知道这是骗你的?”大强开玩笑似得用食指点了一下壮壮的脑袋,没想到壮壮不知怎么忽然间扑上来照着大强的脸打了一拳,大强也不甘示弱打了壮壮一拳,两个人就这么扭打在一起。

  晚上,壮壮躺在床上,床的那头睡着奶奶,听着奶奶轻微的呼网恋男友总说污噜声,壮壮一夜未眠。

  转眼到了除夕,壮壮放假了,这个时候村里会回来好多人,壮壮就站在槐树地下望啊望啊,其实壮壮早就记不清爹娘的样子了,他也知道就算爹娘回来了,也不会认出他来,可是他就这么在槐树下静静的等着。

  村里渐渐热闹起来,天色也渐渐暗了下来,回来的人越来越少了,壮壮奶奶来叫壮壮回家吃饭了。壮壮一股脑的跑回了家,“砰”的一声撞开门。家里还是空荡荡的,冰冷冷的,桌子上依旧是摆放着两个盛着热气腾腾的粥的小瓷碗。

  “我爹娘呢?”壮壮问。

  奶奶端出一盘黄馒头,坐下来缓缓的说:“有事,回不来。”

  除夕夜,壮壮草草的喝了碗粥,便爬上床睡觉了,外面孩子们跳着笑着,鞭炮声此起彼伏。

  凌晨三四点,炮声停了,壮壮睁开眼睛,看了看床的另一头熟睡的奶奶,床上衣服出门了。天上还飘着雪花,地上是一地的放鞭炮留下的垃圾,被雪浅浅的覆盖,月光一照,显得有些冷清。远方时不时传来几声狗叫,过年了,年过了,壮壮的年就是这样。

  清晨,村子里传来一阵喧闹,原来是找不到壮壮了,壮壮奶奶急得大哭,全村的人都在找壮壮,包括大强他们一家。

  村外的槐树下,人们发现瑟缩在雪地里的壮壮,他靠在槐树下,像依偎在母亲的怀里的婴儿。这时,一声炮声骤然响起,新年的钟声敲响,新的一年到了。

    上一篇

    下一篇

猜你喜欢

漫长的黑暗中,裴缜做了个梦。梦里,易长晴跑来找他的麻烦。场景还是那个夜晚,落地玻璃和满是星光的旋转餐厅,那人穿着他那一身合适的西装,琥珀色的眸子透着冷漠而怨怼的寒意。“……为什么要说那种话。你凭什么跟长空那样说?!”易长晴当年之所以能在他身边忍他那么久,很大程度就是为了能有办法供他那个宝贝弟弟上学。每次

2019-12-05

沈朝红原本不想听秦冉冉说话的,但是,秦冉冉说的那番话,还是引起了她的注意。可等她听清玄幻小说女子服饰名称楚秦冉冉说的话的内容时,简直目瞪口呆。她觉得,疯的应该是秦冉冉才对。看着沈朝红满脸不可置信,还有眼睛看她象看神经病的模样。秦冉冉轻笑出声。“怎么?不信吗?不过,就算你不信,也没办法,我确实不是你的女儿。你女儿,在十二岁那年,被你疼爱的那位假

2019-12-05

“轰!”半空之中,一道身影突然出现,向着聂天猛好看搞笑都市完结小说然出手,浩荡的掌力绝杀落下,滚滚咆哮。“聂天小心!”突如其来的一幕,让尘悟卿等人猛然一愣,随即惊叫一声。聂天双瞳微微一缩,反应非常快,身影一动,狂退数百米,避开了绝杀之掌的正面,却还是被余威波及,身影被冲击得倒飞出去,重重砸在大殿之上的一颗巨大石柱之上。“噗!”聂天本来就受伤不轻,再加上强烈

2019-12-05

这一瞬间,李丽琴感动的快要哭出来。她拼命捂着嘴,努力不发出任何声音,然后从门缝里仔细看着,再多看一眼,再多看一眼——这样认真的儿子,她从来没有见过,就算只有这一次,她

2019-12-05

林佩珊咬着嘴唇,冰刀般的目光在叶承欢和赵雅琳之间割过,忽然甩开秀发,头也不回的离开这里。由于自己的出现,给叶承欢和林佩珊造成误会,而且她知道林佩珊从来不听人解释,想到这儿,赵雅琳深深懊恼:“对不起,都怪我,我不该……”叶承欢一

2019-12-05